您当前的位置 : 浙江在线 >  时政新闻 > 国内综合 正文
快递小哥如何为个人信息添把“锁”?
2021-12-01 10:13:38 来源:工人日报

  阅读提示

  《个人信息保护法》实施后的首个“双十一”,快递信息安全再次成为关注焦点。记者采访了解到,快递小哥掌握大量用户信息,“信息变现”诱惑很大,而隐私面单存在推广难的问题。对于如何保护个人信息,快递小哥表示,在坚守职业道德的同时,也会提醒消费者,尽可能减少信息泄露的环节,为个人信息添把“锁”。

  一张快递面单,注明了姓名、电话、住址,由此可以找到你的社交账号,进一步推演出你的消费习惯、经济能力……日前,在浙江宁波警方破获的一起案件中,嫌疑人通过应聘获得快递员身份,“卧底”公司偷拍面单并批量倒卖,为犯罪团伙提供精准诈骗对象。

  《个人信息保护法》实施后的首个“双十一”,快递信息安全再次成为关注焦点。作为快递服务的直接提供者,快递员时刻在和面单打交道。从揽收到配送各个环节,他们带着巨量信息在路上穿梭。那么,守护消费者个人隐私,快递员能做些什么?《工人日报》记者由此展开探访。

  信息变现诱惑大

  短短几行字,就能描摹出一个人的立体画像,快递面单蕴含的信息量惊人,因此也常被犯罪分子盯上,成为个人隐私泄露的重灾区。一起被盯上的,还有快递小哥。

  在面单倒卖“黑产链”中,快递员通常处于最上游。去年“双十一”期间,不法分子买通圆通多位快递员,租用其账号盗取面单信息,再层层倒卖至各类下游诈骗团伙,超40万条个人信息被泄露。另一起案件中,在健身房销售人员的唆使下,上海韵达快递员私藏派送区域内面单万余张,两人以150元的价格成交。

  “平均一位快递员负责5~7个小区,经手数万条居民信息。”快递员张璁说,自己就曾面临“信息变现”的诱惑。“片区内两家房产中介分别找过我,委婉提出想要面单上的住户信息,开价每条2元,我送一单的报酬才1.2元。”但他最终一口回绝,“保护客户隐私是我的职业道德,再说周边小区只有我一个人跑,很容易就会被发现。”

  相较于线下信息买卖,网上交易手段隐蔽、指向性强、影响面广,对快递员的诱惑也更大。最近,快递小哥王雷被同事拉进一个“高端面单群”,依据面单商品的价格、类别,客户信息被分等级精细化售卖。“车载、保健品、母婴用品三类面单开价最高,因为‘转化率高’,卖家大多是快递员,也有电商平台和快递网点的人,一天能成交几千条。”

  快递员蒋春霖告诉记者,“黑产”已存在多年,分为“实时”“历史”两种进行交易。当天流出的“实时面单”可卖到4元,已被联系过的“历史面单”只能卖几角钱。

  隐私面单推广难

  为应对信息泄露难题,2017年起,快递企业相继推出隐私面单。在隐私面单上,个人信息被加密处理,隐去姓名、住址以及电话号码部分数字。快递员派件时,必须通过APP扫码,以“虚拟电话”联系收件人,快递签收后,号码对应关系随即失效。

  然而,今年“双十一”记者发现,在不少快递平台,隐私面单已经下线,即使仍在运行,也大多出现在增值服务中,而非默认选项。消费者需要手动选择“安全号码”“隐址寄件”,才能在面单上隐藏相关信息。为保护隐私而生,利用率不升反降,问题出在哪?

  “每单都要扫码识别,配送效率至少降低10%。”张璁说,传统面单一目了然,一栋楼的包裹可以集中派送,如果使用隐私面单,就会在路上花费更多时间,配送费也应该相应上调。“比如这一单扫出1号楼,下一单可能是2号楼,如果紧接着又是1号楼,就要折回去。”

  技术问题也是推广的阻碍。菜鸟裹裹负责人曾表示,隐私面单依托于电子面单和云打印技术,网购用户能否收到贴有隐私面单的快递,取决于商家是否安装云打印组件。

  王雷所在的公司曾短暂地推出过隐私面单,去年“618”大促后又宣布下架。“当时业务量猛增,公司引入了一批众包快递员,但他们无法登录使用APP,后台技术支持也跟不上,‘隐私面单’就此被叫停。”王雷说。

  如果无法投递到户,隐私面单还会间接影响用户体验。蒋春霖告诉记者,客户不在家时,一般会要求把快递放在快递架或收发室,他们下班后来取。但是,要在成堆的包裹中,透过模糊处理的信息,快速准确找到自己的快递,难度也直线上升。

   守好信息安全“最后一公里”

  11月1日,《个人信息保护法》正式施行,明确任何组织、个人不得非法收集、使用、加工、传输他人个人信息,不得非法买卖、提供或者公开他人个人信息。在个人信息处理者义务中特别提到,企业在处理个人信息时,应当采取加密、去标识化等安全技术措施。

  “这意味着,提供隐私面单成为法定义务。”快递物流专家赵小敏认为,保障信息安全是快递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前提,企业的执行态度应当更加坚定,要升级隐私面单技术,调整末端激励机制,与平台电商形成联动。

  站在物流环节末端,快递员与消费者面对面接触,能否堵住面单泄露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漏洞,为个人信息撑起一把“保护伞”?

  “首先是不成为‘漏洞’本身。”王雷笑称,虽然也动过心,但自己还是退出了“面单群”。“买卖面单是‘无本生意’,所以会有快递员陷进去,但这是把客户推向营销和诈骗。大家把信息交给我们,我们就有责任守护好,不违法是底线。”

  蒋春霖熟知“面单黑产”的套路,因而经常提醒消费者,尤其是个人信息保护意识较弱的老年人。“寄快递的时候,尽量只提供必要信息,不暴露真实姓名、住址门牌号;取到快递之后,及时销毁单据,或者用涂码笔、热敏纸涂改液抹去关键信息。”

  自从被人找上,张璁才知道面单还有“流通价值”,从此格外谨慎。“在快递量不大的时候,我会尽量配合客户的时间,给他们送到家门口,减少可能泄露信息的环节。如果放在驿站或快递架,我连着几天路过看见包裹还在,也会再打电话提醒他们。”

标签:双11;快递 责任编辑:徐茜茜
版权和免责申明

凡注有"浙江在线"或电头为"浙江在线"的稿件,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浙江在线",并保留"浙江在线"的电头。

Copyright ? 1999-2019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
咪乐|直播|大露露露大视频 一个小时后,一个电话打来。

快递小哥如何为个人信息添把“锁”?

百度